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陰陽無極

26

-老道士似乎早就知道了韓塵的選擇,他冇有任何的停頓,向前一指,一道金芒迅速進入了韓塵的眉心。

那金芒和上一次明顯不同,僅剛一進入體內韓塵就感覺到了深入骨髓的疼痛!

“呃……啊!!”

韓塵實在冇有忍住,叫喊出聲。

那金光在他的骨髓中到處亂竄,每移動一點距離就好像用刀在竭力刮蹭一般。

韓塵用手不停地抓著身體,本能想要阻止那力量在體內流竄,但那都是徒勞的,無異於隔靴搔癢。

這種疼痛持續了一刻鐘左右,韓塵那歇斯底裡的嘶吼聲響徹在山洞的每一個角落,聽的那些弟子們都趴在地上身上止不住顫抖起來。

終於捱到結束時,他的衣服已經被汗水全部打濕。

那些汗水十分粘稠,帶著些許臭味。

韓塵知道那是進一步洗髓的效果,身體內的雜質此時已經被一掃而空。

他緩慢站直了身體,輕輕活動了一下,感受著疼痛消失後的全新身體。

比之前更加輕盈、更加健康,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。

他趕忙叩謝:“多謝祖師爺大恩!”

這一次老道士冇有再阻攔,任憑韓塵一拜到地。

“好好好,我已經將一縷神識附著於你的身體上,剩下的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。同時你要記得答應的事情,振興太虛道。”

“弟子謹記!”

“好好好……”

老道士連說三個好字,他淡金色的身體似乎更淡了一些,看來剛纔幫助韓塵洗髓也有不小的消耗。

“你去吧,我要接著陷入沉睡了。”

韓塵想了一下,終究還是問道:“弟子有一事不明,還請祖師爺賜教。”

“說吧。”

“祖師,以您的威能,為什麼……”

老道士不加掩飾地回答:“我隕落於千年前的神戰,再多的事情就不是你可以知道的了,你放心,你的功法不會給你帶來任何的危險,因為你即便到了合道境,也不值得某些大人物的注視。”

其實韓塵想知道的就是後麵那句話。

太虛無極真君都能隕落,如果自己因為修煉陰陽無極功而被某些不得了的存在盯上,那怕是活不長久了。

不過,韓塵也是第一次聽說了關於千年前靈界的事情。

千年之前居然發生過一場神戰。

他不敢想象那是怎樣慘烈的戰鬥,也不知道當時有多少神仙隕落,正如老道士所說,這不是他這個層級該就知道的。

有時候無知反而能活的更長久。

“好了,去吧,我要沉睡了……這裡有一份心法口訣,你且記住……”

“觀天地之始,無極而生太極,

陰陽交融,萬物衍生。

吸氣如陰,納星辰之精華,

呼氣如陽,布日月之光輝。

心靜如水,意動如風,

調和陰陽,循環不息。

太極之體,道法自然,

無極之境,功成自然。”

韓塵趕忙將這套心法口訣牢記於心,與此同時他腦海中也出現了陰陽無極功的修煉法門。

他知道這是老道士在神識層麵進行的傳輸。

“等一下,祖師爺,振興太虛道是否和您恢複有關?”

“嗯……”

那老道士隻留下一個意味深長的“嗯”,之後便化作點點星芒,重新回到了那具人骨中。

金色的光芒淡了不少,韓塵緩緩收回視線,心情十分複雜。

那老者和身後的眾人紛紛站起身,每個人臉上都帶著看見神蹟一般的興奮和狂熱。

身穿古樸道袍的老者衝著韓塵深深一揖,口中鄭重說道:“拜見尊者大人!”

“拜見尊者大人!”

身後的一眾人群也紛紛跟著向韓塵行禮。

韓塵先是一愣,隨即點了點頭說道:“不必多禮。”

他既然已經答應要振興太虛道,而且也得到了太虛無極真君的指點,那麼應了這尊者的稱呼也順理成章。

“尊者大人,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?”

那老者一臉狂熱地問道。

韓塵沉吟了一下,說道:“先去給我取一件乾淨的衣物,然後,你且記好我下麵的話。”

隨即韓塵將陰陽無極功的心法口訣和修煉法門都講了一遍。

那老者聽完已是熱淚盈眶。

“曆經千年……我們的門派……終於有救了……”

有了全套的修煉手段,他們就可以繼續變強。

在靈界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,隻有足夠強大,纔有說話的底氣。

說話間,一個弟子已經將一件古樸道袍捧了過來。

韓塵也不避諱,簡單更衣,然後說道:“你們在此地修煉,等我外麵安頓好了,就接你們出去。”

“是,多謝尊者大人!”老者帶領眾人又是深深一揖。

韓塵輕輕點頭,沿著之前的路返回,老者和一眾弟子在後麵緊緊跟隨。

回到先前的地方,百無聊賴的秦檜平立刻站起身迎接。

“仙師,您回來了。”

他心中其實冇少打鼓,萬一這仙師跟他們起了衝突怎麼辦?

其實起衝突倒也不是最重要的,他是怕韓塵死在裡麵,那樣他也彆想有好果子吃。

而一向有眼力見的他立刻察覺了不對勁。

仙師居然換上了和他們一樣的衣服,而且那群傢夥怎麼都對仙師畢恭畢敬的?

可是他們進去了纔沒多久啊,打服了?不太可能……

那就是降服?

“走吧。”

韓塵衝著一臉迷茫的秦檜平說了一句。

“恭送尊者大人!”

“恭送尊者大人!”

在老者的帶領下,其他的弟子也紛紛開始向韓塵行禮。

秦檜平暗暗心驚。

果然是降服啊,真是不知道仙師用了什麼辦法,居然在這麼短時間內降服了這麼多修煉者。

他下意識向著韓塵看去,但趕緊又低下了頭。

不可窺視神明!

韓塵現在在他心中的心想已經與神明無二。

二人來到了山洞外,韓塵騎上了仙鶴。

“我還有事,你且自行回去。”

“好的仙師!”秦檜平趕緊答應,又試探性地問了一句:“仙師……如您不嫌棄的話,我以後能替您做事嗎?”

韓塵看了他一眼,後者趕緊低下了頭,額頭上立刻滲出了汗水。

秦檜平此人頗有些小聰明,為人也機靈,先前其實也並未犯下滔天的過錯,這種小人如果利用好了也是一大裨益。

“可以。”

韓塵留下兩個字就乘風而起,隻剩下秦檜平在地上手舞足蹈。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